目前日期文章:200608 (1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到達米國的第三天,我在UCLA的校園裡上網,因為Annie家用撥接網路,加上每到晚上九點就很想睡覺,所以一直沒能和友人們來個MSN相聚,先說聲Sorry啦!

目前一切順利,除了沒到學校報到外,也沒做啥正經事,就是到處鬼混。昨天去了Laguna Beach及Sawdust Festival,加州也有很乾淨的海灘啊!想起四年前的Santa Monica Beach,算是好過N倍了。昨晚去Cheesecake Factory吃飯,餐點的份量真嚇人,我只吃了一半就不行了,只好打包帶回去,這種吃法,還能維持苗條的米國人,有夠厲害!害我很想以後都隱居在宿舍裡好了。
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6) 人氣()

有人在等我寫臨別感言嗎?不管,我還是寫一下好了。

清晨五點才躺在床上,也不知道在忙啥!我想自己是有點焦慮。

昨天醒來,電話不通、網路也斷了,中華電信真有效率,不得已只好去醫院利用資源,同事們意外我的現身,其實我一直都在宿舍啊!忙東忙西的,打電話給Fedex,想搞清楚所謂商業發票及個人物品申報表到底該怎麼寫,WELL,答案真是晴天霹靂,本來打算悠閒的看完漫畫,將東西都載回台中,可以跟家人悠閒的吃個晚餐,這下破局了!!因為大小細項都要一一敘明,藥物要有處方簽、使用說明、外型描述、藥廠名稱及地址等等,整個傻眼。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5) 人氣()

瑣事:
1. 辦理加簽→ on going
2. 停止瓦斯供應
3. 停用行動電話、網路、家用電話
4. 換美金
5. 將機車寄回台中,帶電鍋、電磁爐、PC及其他貴重物品帶回台中,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0) 人氣()

卷二    委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楊梅.陽光山林
         
什麼話都沒說,一致的默契決定坐吊車尾車箱。
日正當中,車箱暖烘烘。零壹、胖達、大娘、Safe、亞瑟、美女都睡著了。
姬和懿忙著啃林媽媽送的雞爪、雞腿、雞翅膀,還比賽往窗外丟骨頭。魚無聊只好數車站、平交道、沙地裡的西瓜。不一會兒,睡著的人熱醒了,吃雞的人嘴巴酸了,無聊的人把鞋襪脫了,一切都活絡起來。雞和魚踩著椅背「走」到零壹胖胖那裡聽他們唱歌,突然……
    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山海傳是高中聯考完後,刀十五嘔心瀝血的手稿,彼時電腦並不流行,只能用筆刻在稿紙上,再去影印發送,但刀十五在文末寫明有四人拿到手抄本,真是彌足珍貴啊!電腦檔案的再現版本來源,我猜啦!應該是零壹提供原稿,姬打字,Archi是掃瞄做啥呀?!印給大家嗎??

八月十四號下午,收到Archi寄來的山海傳檔案,我立刻回覆給收信全體。
「水喔!我可不可以貼在網誌上!!
    拜託~
    好像沒有我捏!!可能因為要重考,在家裡哭!」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這幾天一直在整理東西,倒不是說有很多東西非要帶走,只是將想要的東西拿出來之後,翻箱倒櫃的滿目瘡痍,週末媽媽說要來幫忙,還是要她別動手,免得搞亂我的秩序。自以為是大刀闊斧的丟東西,垃圾袋裝滿一袋又一袋,哇勒!果然是老鼠,真會囤積東西啊!真是可怕!

晚上整理東西,發現一張卡片,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來,這件事在姊妹的聚會裡已經說過N次,不過沒人看過這張卡片,趁著重灌NB的空檔,將它掃瞄出來,回頭再來笑呆去。

話說前年的某日,呆打電話來問住址,回答完之後,便忘了這件事。大約一星期後,助理將這張卡片放在我桌上,瞧瞧封面寫得多甜蜜,『也是情人』?郵戳上的日期是93.2.17,碰巧情人節剛過。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4) 人氣()

Meb家的新文章,讓我想起來自地心的明信片,雖說是寫給旅行中友人的字句,現在反倒像是寫給自己看的,再貼一次吧!

這幾天開車,總會想到過幾天就沒車可開了,是事實的陳述,沒啥情緒的起伏。讓人留戀的不是駕車的機械化動作,而是獨處在流動空間裡的氛圍,大多的時候不開窗,車門上鎖,背景音樂幾百年才換一次,只有腦袋裡的念頭跟著窗外的景物在轉。有時我自言自語,用中文或英文,有時我對著手機講話,聽著那頭的人說他協助犯罪,而通常只在開車時才會想找人說話,其他的時候,手機比較像裝飾品,會突然大叫的那種。

在那個時候,我會想起平常好像忘記的事,想見某個失聯許久的人,很多奇怪的情緒意念會在那時出現,比方說:我對某某的依賴是怎麼回事?或者那是依賴嗎?可以這樣一直下去嗎?又或者,想到所謂感情的厚度,從小到大,常常會有人突然很喜歡我,男生或女生,應該女生比較多,那樣的情緒對當事人來說,也許不是突然發生的,卻老是讓我嚇一跳、匪夷所思許久,怎麼看都只是憑藉自己想法任意作為的死小孩,沒啥特別的,真的。然後該怎麼辦呢?因為根本不可能湧泉以報啊!還要為了無法等同的回應對方感到愧疚,然後關係就變得怪怪的。我其實是害怕太有厚度跟黏度的感情,所以只好總是選擇逃離,總之,好像毫無長進。(那個某某某,你的信真是白寫了!話說回來,不對等的關係有什麼好維持的?!)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八月九日是2006年最後一個上班日,儘管前晚睡得不好,早上還是刷牙洗臉上班去,晨會結束後,開始例行的查房,習慣從最靠近護理站的房間看起,這個時間病人多半是清醒著,甚少在房間裡,於是順勢走到客廳,因為前陣子都休假,病人們開始圍上來,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沒完,因為沒有八隻耳朵,所以只能聽一個人說話,請他們注意禮節後,他們便輪流述說各自想說的,說太長也不行,要限制一下才行,說一半或說不清楚的,要多問幾句或等等他們的思路。說明今天是自己上班最後一天,下禮拜會由W醫師接班後,他們便開始議論紛紛起來,『不要換醫師啦!妳留下就好了』,『讀冊,讀啥冊?大漢無卡緊嫁嫁,夠賣ㄟ讀啥冊,讀英語無效啦!國文隸嚨ㄟ曉,免讀啦!』阿聰伯大聲說出他的想法,雖然老是大聲講話糾正人,卻是個魯直可愛的阿伯,喜歡他笑起來的憨厚樣子,常忍不住聽他多說話,就算是瘋言瘋語,也可以用來做為治療的指標。肖話也是有作用的,端看會不會聽吧!『美國?你要去美國喔!』阿豐探頭湊過來問,他常常寫字條派殺手去殺某某人,然後可以得個天文數字的獎金,他每寫一張,我就交代他要將錢交出來,免得殺手來病房要錢,我們沒錢可給。『對啊!要去美國,你不可以派殺手來找我喔!』我說,他憨憨的笑開來。

先前積欠的病歷超出想像的多,沒有時間搞溫情派對,伏案在護理站,一本一本的刻起字來,紀錄的同時彷彿又經歷了照顧每個人的歷程,分離的感覺越來越清楚,真是捨不得這群可愛的病人。護理站不是適合靜心寫字的地方,因為病人會一直來說話、問問題、甚至只是看你做什麼,很容易分心。然而以往的煩躁在今天通通消失,因為再來要休息好久,何時才會再聽到有人說些合理的、不合理的、還是光怪陸離的話,逼我一直動腦筋、想辦法呢?病歷完成的速度很慢,寫了一早上,才寫了十五本,中午休息,再戰下半場,開過病房團隊會議後,繼續跟病歷奮戰,直到下午六點,終於將四十六本病歷紀錄完成。

中間除了同事從英國打電話回來交班,還有休息中的病房護士小姐打電話來,聽著她們說『很想念你,你休假這一星期就很想念。』我不是個習慣表達或接受溫情的人,聽到這樣的話語會有點害羞跟不習慣,但心裡真是高興又'感動。住院醫師的時候,住在醫護宿舍裡,常常和護士小姐們鬼混玩耍;然後變成主治醫師,變成團隊的負責人,角色的變換和責任都有很大的不同,經過一段時間的試誤學習,我甚少與護士小姐私下聚會,因為在某些時候,醫護仍會意見相左的情形,若因私交而影響臨床的判斷,是不應該的,雖然很多事我還是知道的,還是讓自己跟大家維持著好像不太熟的狀態。然而,儘管我老是無法準時開晨會,儘管我老是窩在辦公室寫報告,儘管我已經半年沒請客,儘管我有很多做得不夠好的地方,還是有人因我的離去不捨,真是差點就掉下眼淚,但現實的烏雲罩頂,淚水便硬生生的縮了回去。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4) 人氣()

星期一是七夕情人節,若不是前幾日Steffi在MSN上問情人節要不要和大家一起聚聚,應該會如尋常日子般過去,事實上也是差不多,除了中午吃了碗油飯,但這和拜拜比較有關係吧!當天下午的門診,讓我不可能飛奔到北部和眾人共享聚會,索性安靜的在辦公室趕工作,搞的自己很神經緊繃,幸好成績還不錯。下班之後,陷入被異形攻擊後的疲憊狀態,此時電話開始挖拉拉的響,一通又一通,我不想接,只想好好的睡覺。後來還是起床了,因為約好做SPA,我將習慣用的精油裝在攜帶瓶裡,然後放在房間裡,人就出門了,對啦~就是心不在焉,還忘記過更誇張的,我一點都不想再提起,超糗的。

莫約是R1下半年的時候,有位資深的護士突然說起:結婚是上帝給的祝福,單身則是一種禮物,你喜歡祝福還是禮物?忘記當時的答案是啥,單身或結婚也跟上帝沒關係,對這句話倒是印象深刻,每每在思考關於所謂婚姻大事的時候,就會想起來。單就字面上的意義來說,我喜歡禮物,如同面對未知內容的寶盒,雀躍的期待著不明的未來,因為不確定,所以想像的空間無限;而祝福比較像是做了選擇後,期待有個好結果,似乎沒那麼令人興奮。儘管如此,我的答案還是在二者之間擺盪,有時欣喜自己的自由自在,有時也想有點固定的感覺,似乎連和自己妥協都是件困難的事。

有位遭父母瘋狂逼婚的密友語重心長的說:如果哪天我說要結婚了,也不用為我高興,那一定是不得以的。她家的強力親友團,合作無間的聯手進行嫁掉她的計畫......這也不是身邊唯一的例子,另一位毒舌派的手帕交也常貢獻相親的經驗,雖然多次鼓吹她寫出來登上部落格,但因為害怕被滅口,所以她堅定的否決了這個提案。還有像是父母背著兒女去算命之類的古怪形跡,算到子女有姻緣就開心、算到不是想要的結果就憂心忡忡。我家爸媽偶而得空也免不得說幾句,所幸他們很忙、我也很忙,有一次相親從開始提議到完成,歷時一年多,夠誇張吧!然而眼見他們的逐漸年老,還要擔心自己的事,就覺得怪怪的。爸爸的背,比起小時候騎著腳踏車載我回家時彎了些,該怎麼說......忠孝不能二全,忠於自己跟孝順父母,終究還是只能擇一而行。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0) 人氣()

先前在某篇文章裡嚷嚷著要寫小說,但是雷聲大、雨點小,故事一直都在構想中,可是就沒心思寫出來。但是本人小時候,還是有所作為的,所以前陣子問我『你的小說呢?』的好朋友,先重播這篇舊文給你看,其他的讓我隨性所致再寫吧!

目前剩餘鑑定報告一篇、病歷還沒有減少的趨勢,行李仍在堆放中,我還想買新手機、相機和一堆LILICOCO的東西,還沒跟FEDEX要運貨箱......我的心情好像還沒準備好離開,唉~想什麼啊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