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健身房沖著水量略嫌不足的澡時,想到這個主題,好像常在這種時候思考?!
叫我沖澡思考者吧!

所有的臨床科目中,最不喜歡的便是泌尿科,大六到泌尿科見習的經驗也不太好,
想像女醫師詢問男病患為什麼想要來割包皮,男病患先是吞吞吐吐,然後尿盾的情
境,對一個想要認真學習的我來說,算是種挫折吧!看看身邊男性都能對他的處境
表示同理,彼此交換神秘的笑容,更讓人意識到身處雄性叢林的無助。

陶晶瑩寫過一篇關於『月經』的文章,令人拍案叫絕。男人每每將女人的情緒波動
歸因於月事,總是貶抑的成分居多。是怎樣?男人就沒有情緒反應嗎?如果男人可
以體會這事帶來的痛苦與麻煩,也會同意壞脾氣是理所當然。 找件事情來對照,比
方說『不舉』或是『早洩』如何?雖然性質差很多,不過大概是相等的痛苦。而對
於有些人硬是要為其戴上傳宗接代或母性的神聖光環,個人也覺得太過矯情,只是
種合理化的藉口,沒聽過『一將功成萬骨枯』嗎?

高中時看到死黨為此痛得在床上打滾是令人驚駭的經驗, 有人因此大量出血到血紅
素掉到八,搞到要開刀拿去子宮, 這是嚴重的例子。比較小的如:擔心來不來、沾
染到衣服、床單之類的。至於我,我比較擔心『尿布疹』的問題,因為我已經離
Baby的時候很遠了,而且這樣穿泳裝,很難看吧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yehuang 的頭像
fayehuang

Faye's Neverland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