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罪美麗

我還是持續看著罪美麗,雖然所謂的完美爸爸不存在,草食男其實是夜裡常做惡夢的陰暗抑鬱男,裡頭有的人講話不太像人,還有今天出現的家族性阿茲海默症快踩到我的雷了(天吶!完美爸爸你演的是解離性疾患吧!),不過看到青霞媽出現,我就心情好了,即使看著流淚,心情也是好的。

 

2. 聽壁腳

我是家裡的老大,獨生女。但是我有許多哥哥,我們的家族陽盛陰衰,爸爸是老么,所以我有11個哥哥。但最要好的是大伯跟三伯家的哥哥們。

昨日上山找人聊天,爸媽的老家就在微熱山丘的山上,買鳳梨酥的車陣有點耽擱了行程,原來冷僻的山裡變成觀光去就是這個樣子。

到的時候哥哥的某中學同學也在,據說是個公務員,見到我就新台幣充腦的問「醫師好不好賺」,大約問了三次以上,我應付了幾句,低頭滑手機,然後他又抱怨起他的太太,又問「這樣是不是有病?」,我又應付了幾句,最後說「我下班了」,就不再多說。同學總算離開。

我哥說:「台中一中畢業生喔!」我說:「做人做事比唸書重要。」接下來泡茶飲酒,佐以各自的生活心得、股票經、民俗療法、騎車、爬山......長輩們偶而穿插幾句,談笑晏晏至夜深。茶很好,素日裡我不太喝茶,因為什麼茶都沒有哥哥泡得好喝。下山到家時,已經是初五了。

17歲的姪子坐在旁邊折老鷹,一邊聽著我們說話,小時候我也常這樣聽壁腳,現在,我是圈內人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Faye's Neverland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