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六,早上換了三種交通工具到木柵的貓大上課,因為貪睡遲到半小時,二個半小時後下課,搭同學的便車到台電大樓站,換捷運到台大醫院站,然後到蘇杭和從米國回來的國中同學見面,在場五個同學,三個未婚,這世界是怎麼了?身上穿著週五的寒夜北上的套頭cashmere毛衣,一整個溫暖到讓人不安。同學的先生Ken問我又唸書幹嘛?Well,理由有很多?也許最主要的原因,還是我心裡的不安分。然後,其實從沒想過我可以忍受花一個小時換三種交通工具的車程,如果真的有幸在四年內拿到這個學位,一定要放鞭炮開趴替慶祝。

之後,搭上四點半的高鐵回台中,57分鐘後到達目的地,領了車,一路殺回草屯,只為了看我家小乖,有沒有冷著餓著。想著要去洗澡了,浴室的燈卻不亮,大概是燈管或啟動器壞掉,撥了電話給上回幫忙換燈管的朋友哀嚎,然後拿著平時給小乖用的烤燈到浴室借光洗澡。一個人的生活真是自在又不便。

拿出我的小P,連上久久沒用的skype,撥給現實中很久沒見、網路上也遇不著的小毛,結果那廝一開頭就跟我討論洗碗機的洗劑為啥不融化的問題,Woo~Hoo~真是生活化啊!彷彿隔壁鄰居話家常似的,然後就天南地北的忘記聊了啥,這樣其實挺好,像是作夢似的。正興高采烈時有人敲窗戶,有好人來幫我換燈管跟啟動器了,真好真好。

為什麼要寫這一篇?因為那晚拿出小P,其實是要寫本年度第一篇網誌的,才跟小毛宣告完這件事,網誌這件事就被拋諸腦後,現在想起來,補記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yehuang 的頭像
fayehuang

Faye's Neverland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