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矛盾
早上門診病人不多,所以可以坐在這裡寫note,但是沒病人等於沒點數等於沒錢,不知道是忙好還是不忙好,不過看一個病人好像也增加不到200元,還是放輕鬆好了。

2. 感冒
這次的感冒比較嚴重,10多天了,還有殘餘的咳嗽跟流鼻涕。
害我昨天跑步的時候,一直吸鼻涕,還好沒咳,但跑的時候很不順,完全就是個殆速的引擎。

Posted by fayehu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引用(0) 人氣()

1. 手錶

晚上從台中家回草屯的時候,發現右手腕空空的,手錶在哪裡?我想了想,然後回房間找半天,最後在帶去南寮漁港的背包裡找到,最後一次被時間約束的時刻,就是在漁港集合的八點。

不需要時間的時候,我其實不太需要咖啡讓自己保持警醒,喝咖啡的時候,也不只是咖啡因的攝入動作,多了許多愉快的感覺。也不用規矩,可以隨時都歪七扭八的也不用擔心失態。所以我特珍惜這種時間,捨不得睡覺,像現在。

2. 義氣
我不喜歡回頭看,過去就是過去,多思多想無異,但記取教訓倒是會的。

最近透過line聯絡上的巨蟹座老友似乎是完全相反的典型,他總是提起往日發生的事,感覺像是記憶大挑戰,昨日他突然提起某位當年很喜歡我的男生曾跟他說起對我的感情,說到都哭了,可他兩人好像是情敵之類的,問我怎麼不跟他在一起,他以為......呴,是在演哪齣啊!其實你們是在背後詛咒我以後當獨居老人來著吧!

忍不住線上問同時間認識的男性好友,知不知道這件事,然後問他為何不追我,而且我可能會答應?他說:敵人太強大......我:屁。忍不住翻白眼。

我不懂20歲男人間的義氣是啥鬼東西。


Posted by fayehu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1. 罪美麗

我還是持續看著罪美麗,雖然所謂的完美爸爸不存在,草食男其實是夜裡常做惡夢的陰暗抑鬱男,裡頭有的人講話不太像人,還有今天出現的家族性阿茲海默症快踩到我的雷了(天吶!完美爸爸你演的是解離性疾患吧!),不過看到青霞媽出現,我就心情好了,即使看著流淚,心情也是好的。

 

2. 聽壁腳

我是家裡的老大,獨生女。但是我有許多哥哥,我們的家族陽盛陰衰,爸爸是老么,所以我有11個哥哥。但最要好的是大伯跟三伯家的哥哥們。

Posted by fayehu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

書名:玩命三人行

珍娜‧伊凡皇冠文化
出版日:2010/11/15
ISBN:9789573327318
適讀年齡:全齡適讀

================

我承認:我中了推理小說的毒。

Posted by fayehu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引用(0) 人氣()

太久沒更新,連下標題都很困難。網誌沒寫,很多事都像流水般從身旁過去,有些當下情緒激昂、忿忿不平,有些驚喜,有些平淡,久了都如雲霧裡的山水,看不清楚細節,但都是美麗好風景。

最近換車,到也不真是一時衝動抹到豬油的結果,斷續看車一年多,也沒真的下定決心過。去年底出車禍之後,我對頭又大的煞車系統的問號變得超級大,然後繳保 費時,又因為那次出險而調高費用,火氣一整個上來,買車才終於變成To Do List上的首要事項,然後在VW跟Bimmer的抉擇間,Bimmer得到家人壓倒性的贊成,不囉唆,免得夜長夢多。 不過,這大概是本人幹過最高調的事情了。

工作上的鳥事就像阿婆的纏腳布又臭又長,想說的時候就說一說,不想說也不是不存在,橫豎抱怨不會讓狀況更好,和共苦的同事一起幹醮過,回家過自己的生活才是王道。

Posted by fayehu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引用(0) 人氣()

 

更新網誌需要動力,死線也可以是動力的一種;讀書也需要動力,考試跟交作業都是嚴厲的鞭子,所以即使感冒,頭昏流鼻涕,我還是乖乖的坐在電腦前,一定要在死線之前,完成這篇讀後感。三月下旬收到皇冠寄來的「食夢者的玻璃書」,厚厚的二大本,共846頁,內容紮實,不是隨便翻翻就可以看得完的,意思就是要花時間慢慢看的。

翻開書頁,繆小姐的自恃甚高的驕傲氣味首先浮現眼前,一位住在熱帶島上的富家千金,再拒絕了上百位追求者終於勉強與羅傑--外交副官訂婚,才剛剛體會到一些些好像是愛情或情慾的味道,卻又突然被退婚......是的,被退婚。難怪繆小姐無法甘心,費盡力氣也要查個水落石出,獨自踏上這段奇幻又詭譎的冒險之路。原本以為是豪門富戶的訂婚宴,眾人卻在面具的掩護下,自以為不為人知的展現內在的慾望,繆小姐換上只在情趣商店裡看過的白色薄絲綢,無害如綿羊的外表竟出人意表的在殺了二個人後,負傷離去。交錯間,她和負責照顧驕奢無度王子的史文生大夫擦肩,在返回城市的路上遇到眼睛不太好的紅衣張主教,那個時候,她還不知道他們三人會在未來的幾天內緊緊的繫在一起。

紅衣張主教,社會的邊緣人,有著悲慘過去及懷抱著深刻印記的生存者,他靠著天生的智慧及街頭習得的技巧活著,他仰慕某個妓女戶的妓女,之因為某天那位小姐讓他陪著回妓女戶,一路上聽著他的話語而笑。我說,再怎麼老於世故的人,也有天真的時候。是的,那位小姐並不是喜歡他,而只是利用他躲開癡纏的客人。小張拿錢受雇殺人,但這一回,他還沒來得及下手,他的目標就死了,眼眶附近還有疑似燙傷的痕跡,這,該怎麼交差?

史文生醫師,軍隊裡的醫官,王子的隨行人員,近似愚忠的守護著醉生夢死、不知所謂的王子,明明把不醒人事的王子從眾人手中搶下,送進房間中休息,王子竟似人間蒸發似的消失,無人可求助的狀況下,他只好憑著自己的印象去調查......他拿出從王子身上找到的藍色玻璃片,突然間進入了某人的記憶片段中,嚴格的說起來,是情慾的記憶。他在旅館的門外,看到獨自閱讀報紙的繆小姐,然後,在繆小姐獨斷的幫他安排休息的旅館房間時,二人撞上恰巧也在旅館裡的紅衣主教,三個人於是形成某種難以言喻的默契,為著各自的目的結盟,決心要解開擺在眼前的迷團,又或者是擺脫緊甩不掉的危險。

Posted by fayehu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