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海傳是高中聯考完後,刀十五嘔心瀝血的手稿,彼時電腦並不流行,只能用筆刻在稿紙上,再去影印發送,但刀十五在文末寫明有四人拿到手抄本,真是彌足珍貴啊!電腦檔案的再現版本來源,我猜啦!應該是零壹提供原稿,姬打字,Archi是掃瞄做啥呀?!印給大家嗎??

八月十四號下午,收到Archi寄來的山海傳檔案,我立刻回覆給收信全體。
「水喔!我可不可以貼在網誌上!!
    拜託~
    好像沒有我捏!!可能因為要重考,在家裡哭!」

刀十五回覆:
「好啦!給我三天的時間,三天內開網誌,
    我貼了以後你再貼,如果三天後我沒開網誌,
    那你就直接貼,三天就是72小時之後,
    也就是8月17日晚上七點半,OK乎?」

Archi回說:
「唉~我當初大概因為玩過頭,沒有去重考,
    所以現在才這樣......」

呆也加入:
「各位"師"們:
    我才應該檢討咧!到今天我老爸每次知道我跟各位出去混,
    就唸我,當初就是死都不肯回去重考,
    但是我自己更清楚的是我就算重考,也難像各位今天的成就啊!

    阿斐加油啊!等你和小魚畢業一起拍照喔!」

刀十五清醒時又回:
「沒想到就在我昏睡的同時
    各位竟然檢討起過去種種
    唉!我最不上進啦!
    成天睡覺,還不思檢討。」

Archi終結此信的回覆:
「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.......」

Archi下回跟我們一起拍畢業照吧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

  

零壹文稿 

從塵封已久的書櫃中翻出這本山海傳,是驚喜。就像掘起過去與大家一起在大樹下所珍藏的寶庫般,很想與大家一起開箱回憶。

猶記得揮灑在三板十六郎背後佈告欄上的那句「人不輕狂枉少年」,當年衝過聯考大關,集結同遊的你我,不就是為著這狂言。如今一起成群結黨,浪跡台灣的女孩們,大多已完成學業開始另一個領域的流浪。是否仍擁有那大話江湖的豪氣,與那份純真的赤子之心。

這書是當年本班才女小瑜所著,而其中每位角色的扮演則是你我。當初原本就打算要付梓印製給每位演出者,但礙於種種懶惰的因素,直到這天,她不甘寂寞的破箱而出。

我欣喜若狂要把這份驚喜,送到你手中。

「山海傳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   小魚
 

楔子

這個心情,真的難說。明天,我將和我的言頭朋友們一起去流浪。其實,任何人都知道這僅僅是個旅行,而且是個有周詳計畫的旅行。到哪裡坐什麼交通工具,吃什麼早餐、午餐、晚餐,走多少多少馬路、山坡路,全被列入計畫表中。還說流浪嗎?唉!只是聯考族掙脫壓力的花招罷了!

七天,我該提多重的行李呢?不洗衣服,得帶一堆衣服,坐車很悶,得帶副撲克牌,還有拖鞋、毛巾、牙刷、牙膏、紙、筆、雨傘、訊電話、火車時刻表......書呢?應該帶的,人稱三日不讀書會導致面目可憎的後果。該帶、不該帶的都裝進袋子裡,提提看,不重,真好。 

想起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小孩,寫了一篇文章「那一夜我睡不著」刊登在國語日報:「遠足的前一夜,我睡不著,心裡想遠足的時候會不曾下雨?如果下雨怎麼辦?-我又想埔心農場是個怎樣的地方?好不好玩?我們會不曾發生意外?如果跌倒、撞傷、走丟了怎麼辦?走丟了是很可怕的一件事,到時候就回不了家了。-不過我又把心情放鬆些,想一些美好的事。像是明天可能玩得很快樂,可能會多認識一些花草樹木......我想著想著,不知道過了多久,才進入夢鄉」。  

他或許是個在驚嚇中成長的小孩(由前面的胡思亂想得知),但是卻很懂得自我調適。(由後面放鬆心情得知)我這個高中三年級的小孩呢?那一夜我想都不想,就進入夢鄉。

卷一   山點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通霄.大娘家

「我就知道一定不曾在十點前到齊。」懿很像鐵口直斷的半仙。 
「誰有戴錶?現在幾點了,胖怎麼還沒來?」十點十分,就缺胖一人,小瑜顯得不耐。 
「爹,你有告訴胖在干城集合嗎?」零壹對他可愛的弟弟比瑜有耐心多了
「嗯......應該、應該有吧!」safe不是很肯定。
「胖不曾那麼呆吧!他若在台汽總站等,應該會懷疑怎麼全部的人都遲到,胖很機靈。」瑜話方說完,就見亞瑟獨自走出車站。「色,想去找胖嗎?怎麼不找個人陪呢?」亞瑟真是英雄作風,瑜緊追去。雖然心想這趟必然白走。
 
一走路就會發現台中市很大,車很多,好不容易到台汽總站,穿過人群。天哪!胖達很帥的站在電視牆前看得發呆,我認了。那種神色自若的樣子,無人可比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    

「薛岳得癌症!?」美女大叫。 
 「真的?safe不相信。 
 「怎麼會?」懿懷疑。 
 「我看看。」飛想證實。 
 「我也要看。」亞瑟也想。 
 「確定嗎?考前我還聽他的周日現場節奏,很正常的薛老岳啊!」瑜開始回想那天是幾月幾日。
 
一群人圍著美女的民生報,嘆息紛紛。薛岳是個很棒的搖滾歌手,這是真的嗎?這樣的報導像死亡預報。
「你們很好笑,圍成一團,然後哇!呀!啊!唉!此起彼落的!」雞怎麼能夠無動於衷呢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

「小魚,到通霄要兩小時嗎?」零壹很睏的問。 
「大娘這麼說的。」魚希望快點到。 
「小魚,我們要像鄉下老鼠進城那樣。」姬說。 
「不是啦!台中是城市,通霄才是鄉下。」魚最愛糾正別人的謬論,這點習慣跟國父一樣。 
「喔!那我們就像城市名嘴下鄉囉!」 

 司機開得飛快,過了東大,建築物都樸拙起來。回頭看01、胖胖都睡著了,我也很睏。

「魚,你看,那樹上黃黃的是什麼?是花還是果實?」姬的精神真好。
「應該是花。」
「那麼高大的樹也開花?我沒見過。」
「凡是開花植物都開花。」

 
清水、大甲一站站過去,全然的鄉下,有稻田、荷花、小橋、流水,即使風景如畫,我還是想睡。

「你看,牛耶,是牛。」蕭姬很用力的推魚。
「你真像城市土包子下鄉。」小魚知道沒機會睡了,陪雞看牛吧!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

「魚,來生火啦!」 
「剛剛不是已經把火弄起來了?」魚越來越像偉大的燧人氏。
「不小心熄了。」
「好吧!拿火種來。」魚重新架木炭。
「魚,不要摸這一塊,會燙傷。」雞做事很細心,常常會注意一些小細節。 

三十秒後......

「雞,好燙!」小魚痛不欲生。
「告訴你不要摸它了,還摸。」
「人家忘了嘛!」
「忘得真快,魚的記憶只有十秒鐘,快去洗手!」
「那麼遠,懶得去。」
「不去洗會很痛耶!」 
「小魚怎麼了?」01問。 
「這小白痴摸到發煙的木炭。」 
「趕快去洗手啊!」 
「太遠了,不想去。」 
「不去洗,手會爛掉喔!」 

 燧
人氏犧牲一隻拇指讓眾人得有熟食飽腹。 

「小魚溜到哪裡去了?半小時不見魚影!」 
「他去洗手了!」 
「洗這麼久!」 
「他有潔癖嘛!」魚有潔癖!? 
「難怪一張魚皮被洗得那麼白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不是晴天,在海邊。沒有藍天白雲,太陽含羞若隱若現,海風狂飆,小孩子快樂。

面對一片沙灘,你想做什麼?零壹帶來麥當勞寶寶寶贈送的耙子,號召群眾建造古堡,名之為「便便城」。懿與姬物色小孩,打算埋人,終於看見一個小小孩,身高不及美女的膝蓋,兩匹狼預備下手之時,望見小孩的媽媽,至少一米七五,狼落荒而逃。我呢?逐浪戲沙嗎?我被罰,跪在海陸交界,誰說魚在有水的地方能獲得釋放。

 海,令人難以捉摸的,我們卻都如此的愛他。看他奔騰,看他澎湃,潮來潮往,如梭的歲月隨他在無形間逝去。看他為我們嘶嘯著輕狂的少年。聽他撼醒我們沉睡的心靈,匿藏在心底的那份原有的畏懼又消失在何方?-我們究竟是在漩渦中的寧靜,還是在寧靜的漩渦?-看你們拾起沙灘上的石子投向大海,若它輕觸海面微不足道的漣漪立刻被浪潮覆蓋了……我啞口無言,答不出話來。

 
在海邊,不是晴天,是情天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

「請問 侯德健先生,中國傳統八德-忠孝、仁愛、信義、和平中,你做到什麼?」睦浩平站在正義的一方問侯德健。
「嗯,我想我做到和平、信義、仁愛、忠孝。」侯德健用那副很小猴子的表情說話。
「真受不了他的猴臉。」
「臺灣待不下去就往大陸,大陸待不下去就回臺灣。」
「牆頭草啦!真討厭!」

議論紛紛的,矛頭都指向侯德健。終於有人發現小飛自始都沒說話。

 「飛,怎麼都沒說話呢? 
「你們先別罵他嘛!很少有姓侯的名人,我先聽聽他說嘛!」
「......」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 

「要睡枕頭的人進來拿枕頭。」大娘是今天的主人。 

魚貫走出林家,抱著枕頭,用很頹廢的步伐,拖著鞋子走路。通霄人對我們行注目禮,直到我們走遠了,消失在夜色中,他們才收回疑惑的目光。 

大娘外婆家那間屋子好大,一整面的窗戶,海風好涼。橋牌陪我們渡過午夜。懿和我搭擋,對家是零壹和小胖,大娘和蕭姬一組,美女和亞瑟一組,safe不熟悉橋牌,不肯加入,飛早就睡著了。大娘和蕭姬的眼睛最嚇人,悶不坑聲的,胖頻頻對小瑜使眼色,害小瑜有受寵若驚的遐想,亞瑟是初學者,精神有點緊張,常會問:「你們快點告訴我,這張是紅的還是黑的?」天哪!紅黑色盲。

胖和懿睡有光區,亞瑟和魚睡無風區,其他的都睡無光區,算是各取所需了。

星星都睡了。睡夢中濤聲澎湃,大海向我招手。四周充滿晶瑩鹽色的香味,魚鱗都閃耀……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

大娘家真是依山傍水,在後山,美女和大娘吹梆笛,使我想起魏晉時代的仕女圖。零壹教胖達,蕭姬教小魚做煌蟲,看樣子小魚的手工比胖達的精緻多了。
      
 
飛唱起兒歌,懿勸飛唱些大人的歌,零壹兄弟唱: 
「啊」零壹兄唱。  
「啊」胖達弟唱。 
「我所見過最美麗的容顏。」兄弟合唱。 

小飛要回台中去了,然後到桃園等三年沒見面了的丁。有一點點傷心,可憐的飛不能去楊梅。 

等火車是最苦的。

「時間到了,火車怎麼還沒來?」我們問站長。    
「時間到了,我們的火車還沒到啊!」

 我快沒耐心了。看到零壹對著小胖擦汗。

「你擦汗也要看著你弟弟嗎? 
「我是在照鏡子,你看不出來嗎?

<接山海傳,風華再現(下)>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Faye's Neverland

faye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Archi
  • 回答一下問題<br />
    Archi是掃描做啥呀!?<br />
    話說當年姬把字打好後<br />
    檔案傳送給大家<br />
    但事隔數年後<br />
    大家的電子檔都不見了<br />
    還好我當初有列印一份紙本<br />
    所以拿出來掃描重建<br />
    這些事情在我網誌裏有交代過<br />
    有興趣請參閱本台--山海傳曇花一現!!<br />
    ^^
  • anic
  • 厲害厲害<br />
    先來簽到<br />
    再來細看^^
  • Eve
  • 好令人懷念的靡爛歲月....<br />
    要不要將來大家都變成老太婆時,再來一次?<br />
    有人有當時地頭蛇錄製的錄音帶嗎?
  • knife15
  • EVE: <br />
    我有地頭蛇錄音帶喔!!<br />
    你要嗎? 我可以copy給你<br />
    這次要賣貴一點!!!<br />
    呵呵
  • Archi
  • 哇!!<br />
    錄音帶竟然還保存著!!<br />
    我也要!!
  • fayehuang
  • Archi:<br />
    原來是這樣<br />
    所以古代的書籍可以流傳到現在<br />
    真是不簡單<br />
    我們認識才幾年<br />
    書就這樣一波三折。。。<br />
    辛苦啊!<br />
    <br />
    Annie:<br />
    看完沒<br />
    心得交出來XD<br />
    <br />
    Eve:<br />
    居然還有地頭蛇<br />
    嘿嘿~<br />
    還好我跟Annie也有去農試所做實驗<br />
    <br />
    變成老太婆的時候<br />
    可能就沒辦法走六十度的陡坡啦!!<br />
    <br />
    刀十五:<br />
    這裡不能買賣東西啦!<br />
    <br />
    Archi:<br />
    快去快去<br />
    面膜在刀十五家裡了!
  • knife15
  • Faye:<br />
    說"賣"也是有典故的咧<br />
    少年時的事情回想起來還真嚇人喔!
  • 呆
  • 我好像也還有地頭蛇錄音帶<br />
    還有一個東東在飛手上<br />
    除了一飛沖天應該還有片錄音帶交給了她耶<br />
    今年底去加拿大翻出來一起聽吧<br />
    <br />
    臭魚...錄音帶可以翻成CD嗎<br />
    怎麼還有我寫的序呢<br />
    字裡行間怎麼好似是我敲出電子檔然後寄給大家耶<br />
    <br />
    下次碰面得跟姬好好回憶一下